Home > 法操現場 > 到底什麼是陪審團?就讓「陪審團模擬法庭」告訴你!

到底什麼是陪審團?就讓「陪審團模擬法庭」告訴你!

1

2016年12月17日及18日,台灣陪審團協會舉辦的「全民陪審團模擬法庭」現場。

 

文 ∕ 法操司想傳媒

社會大眾一般對於陪審團的了解,都是從美國的電影或影集中得知。但大家知道真正的陪審團制度是怎麼進行的嗎?《法操》特別在2016年12月17日及18日,參加台灣陪審團協會舉辦的「全民陪審團模擬法庭」,陪審團協會和台北市民政局合作,在中山、大同區抽出民眾,寄信詢問是否有有意願參與陪審團活動,再由願意的民眾中抽取陪審團候選人,經過層層海選,最終由12位陪審員參與審判。接下來,就讓《法操》帶您看看活動當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吧!

陪審團怎麼選?

選任陪審團,對於採行陪審制的國家,是非常重要的程序。在這個選任的過程中,檢辯雙方都希望可以找到自己「友性」的陪審員,做出對己方最有利的判決。陪審團須對自己的背景做陳述,並回答檢察官和律師的問題,過程中,檢辯雙方都可以行使排除權,排除對己方有疑義的陪審員,最終選出雙方皆認為公正的12位陪審員及2位的候補陪審員。

本次陪審團協會透過民政局的信件,得到了許多願意參與陪審的民眾,從中間抽取34位作為候選陪審員,當場進行問卷,問卷的內容涵括了,是否曾經為被告、有無訴訟經驗、相關法學背景、以及和本案相關的工作經驗等。共28個問題,以是否來回答。看到大家的問卷後,檢辯雙方分別對幾位陪審團提出問題,經過檢辯雙方剔除了有疑義的陪審員後,選出了14位陪審員。

模擬案件事實:

「本案為貪汙案件,檢察官認為水利局局長收賄,讓砂石場改變運送砂石的路線,縮段運送距離,圖利砂石場。其起訴依據:一、砂石場內帳:記載『給水利局局長10萬元』二、一次宴飲7千多元的宴飲。三、計算縮短路程的油耗,作為圖利砂石場的依據。」案件請了5位證人,分別是承辦案件的警察、砂石場會計、砂石廠老闆娘、水利局員工以及本案被告水利局局長。

證人的證詞很簡單,歸納成以下幾點:

1.本案找到的唯一證據就是那本內帳。

2.砂石廠會計是完全遵照老闆娘指示記帳

3.砂石場老闆娘挪用了公司的十萬元,去補她打麻將輸掉的錢。

4.會記載給水利局局長是為了說服公司其他經營人。認為內帳本來就會隨意記載。

5.宴飲的部分,雙方在餐會前並不知情,是他們的共同朋友要約,而老闆娘會付帳是因為共同朋友是她的客戶。

6.更改路線是安全考量,走河川地的成本也不會降低。

陪審團評議結果:12位陪審員一致無罪

由於這次是模擬法庭,所以有特別將陪審團評議過程全程轉播,看到陪審團非常熱烈的討論,從三位認為有罪,到全部認為無罪的說服過程,無罪推定的概念,也時常在討論的過程中出現,是一場非常有意義且具有參考價值的討論。

這次的活動相當成功,檢辯雙方的攻防,證人的辯論都有很完整的呈現。但此次案件的模擬有著與現實層面的落差。

陪審團自願組成

在陪審團制的國家,參與陪審是應盡的義務,並非自己自願報名參加。本次雖然與台北市民政局合作,但出席模擬法庭的人,仍是自願出席的人。主動參與與被動參加是存在著態度上的差異。當非自願參與時,除了單純的出席率表現,在審判時可能心不在焉,也可能帶著負面的情緒參與審判,這些都是有可能影響判決的結果的。

這一點陪審團協會自己也表示,這是在模擬過程中,最難模擬的一部分。但他們並非政府組織,也無法強迫民眾配合。這點《法操》相當能體會民間組織的辛苦,認真的準備安排各樣內容,為的也只是希望能讓大眾更貼近法律。目前《法操》想到便利可以實行的小建議,下次模擬法庭可以選在平日,能更貼近現實的狀況。

模擬案件單純,沒有太多爭議

為了要讓模擬法庭得以順利進行,陪審團協會在盡量還原原案的情形下,將事實呈現成兩天活動內容可以結束,但現實生活中的案件是很難這麼單純的,審判時間長短也是會影響陪審團參與的積極程度。

台灣現況:偵查不公開?媒體審判?

我們從最近W hotel 小模事件,就可以看到每天媒體幾乎都可以掌握最新的調查進度,不論媒體的來源為何,但看到報導不免會被影響。如果真採陪審團制度,光要選出不被案情報導的陪審團成員,可能就傷腦筋了。再例如頂新油品案件,我們在二審程序仍然可以看到在每次開庭前,媒體總是會有基於新資料的報導,但法庭上檢察官和辯護律師卻沒有出現相關的攻防,可見坊間流傳的報導內容未必在法律上是重要的。雖然二審法院尚未對頂新案做出判決,即便二審公訴檢察官在法庭上也提不出強力的新證據來反駁原審的無罪判決,但似乎現在社會已經從這些相關報導來認定頂新相關被告均是有罪了。讓在活動現場的《法操》不禁想,若今天用頂新油品的案件來模擬,「無罪推定原則」是否還是會一直在模擬陪審團成員討論的過程中出現呢?

這兩天參與的過程,學習到很多,除了陪審團協會辛苦的安排演練外,也看到民眾參與的熱情,本來以為在這樣的案件事實下,陪審團會很快的得出無罪判決,但沒想到有非常熱烈的討論,是一次很好的示範。與會的講者,也有對現今台灣的制度分析與比較,也對這次的模擬法庭提出建議,收穫良多。

在《法操》的立場,覺得各項制度都有利有弊,台灣社會缺乏的,不見得是參審制或陪審制,職業法官也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糟糕,只是民眾沒有機會接觸司法。因此,司法公開透明才是人民信任的基礎,「法庭直播」就是一個非常可行的方法,在現行體制下即可完成。

在與會的過程中台灣陪審團協會也提出「法庭直播」的主張,這也是《法操》一直在努力推動的。日後法操也不定期的會舉辦論壇等活動,也期望藉由活動可以讓民眾更貼近司法。

閱讀更多文章
法官、檢察官個案評鑑制度有用嗎?到底能做些什麼?
《法操》年終論壇:最高法院統一食安見解,是否管太多?
【大學生必備法律小知識】感情糾紛篇:分手後可以要對方歸還送過的東西嗎?
【大學生必備法律小知識】網路篇:在臉書上罵人會有刑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