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專題 > 淡水狼父 > 事後諸葛 > 檢調粗製濫造的起訴,縱放了多少罪犯?

檢調粗製濫造的起訴,縱放了多少罪犯?

【檢調謬誤】偵查蒐證程序粗糙、草率起訴

檢察官具有篩漏功能,是刑事案件進入刑事審判程序中重要之把關。由於偵查係居於刑事審判程序之源頭,因此偵查之結果將會影響到審判之正確性,檢察官對此亦具重大責任。

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由此條文可知檢察官是偵查程序的主導者,擁有強大的國家資源及公權力做後盾,對於證據之蒐集,有搜索扣押等強制處分權。檢察官對被告犯罪之事實負有舉證責任(刑事訴訟法第一百條),並就其所偵查後所得之證據,檢察官可以依法決定是否起訴、緩起訴或是不起訴。

本案517次性侵案經歷一審、二審法院審理,最終卻是因檢察官並沒有提供明確證據證明少女長期遭受許川性侵之事證,致使許川性侵案因罪證不足,無以定其罪行,故法院僅能將檢察官對許川起訴之517次性侵案判決無罪。

法官雖然可以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一項規定,法院為發見真實之必要,應依職權調查證據。因此檢察官會認為法官有依職權調查證據的義務,檢察官就會樂得偷懶,只要將案件偵查終結後起訴,便將卷證資料移送法院,即不再聞問,直到檢察官收受法院判決書時,法院若為無罪判決,檢察官才會再考慮是否上訴。

而依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一條規定,檢察官對被告之犯罪事實有舉證責任,此項責任因為是規定在刑事訴訟法總則篇,所以並不以偵查程序為限,亦包括起訴後的審判程序,故檢察官不得以法院有依職權調查證據的義務而豁免。

另外,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六條及第二百八十九條規定,檢察官更應於審判程序蒞庭陳述起訴要旨,並就被告之犯罪事實及法律與被告及其辯護人為辯論。這項刑事訴訟的制度設計,在於檢察官是代表國家公權力,將認定有犯罪嫌疑之被告起訴,自應本於職務在審判程序中繼續伸張國家公權力,努力治被告應得之罪。

檢察官必須要知道的是,起訴雖然是偵查之結束,但這是只是檢察官代表國家懲奸除惡的起步,若起訴之後,即對起訴之案件置之不理,不問其原因為何,俱屬廢弛職務,應不可原諒。

閱讀更多文章
【馬英九教唆洩密案最終審理】馬英九強調:「我沒罪」!
【太陽花行政院案】被判定為領袖的魏揚,是「煽惑」還是「人民自覺」?
【0215浩鼎案開庭實況】台灣國際學術地位與被告逃亡可能,孰輕孰重?
【0209、0210味全油品案二審開庭實況】味全油品案最終站!13.5小時審理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