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專題 > 淡水狼父 > 事後諸葛 > 一罪一罰原則下 檢察官還能選擇性上訴嗎?

一罪一罰原則下 檢察官還能選擇性上訴嗎?

圖/Victor

圖/Victor

【檢調謬誤】依罪責原則,犯罪行應數罪併罰,但檢察官卻選擇性上訴


一罪一罰原則是我國刑法的基本原則之一,罰以罪責為基礎,沒有罪責就沒有刑罰,即所謂的行為與罪責同時存在原則。

由於我國刑法採取罪責原則,行為人必須為自己的過錯負責。依本案許川基於兩個不同的犯罪意思,先後做了兩個犯罪行為,第一個犯罪意思是「以侵害少女性自主權所為的強制性交罪」,第二個犯罪意思則是「侵害少女的生命權所為的殺人罪」。

士林地方法院對於檢察官所提出許川長期性侵少女的證據認定不充足,殺害少女部分證據明確,而判決許川強制性交罪無罪,殺人罪有罪。

檢察官如對法院所作出的判決不服,依據刑事訴訟法第344條第1項,當事人對於下級法院之判決有不服者,得上訴於上級法院。檢察官不服士林地方法院的判決,可依據刑事訴訟法第344條第1項得上訴。

然而檢察官卻「自行判斷」認定許川已被求處殺人罪死刑(刑法第271條殺人罪,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就不須再論強制性交罪(刑法第221條強制性交罪,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所以檢察官並沒有在十日內對強制性交罪無罪部分提起上訴,致使許川強制性交罪判決確定無罪定讞。

這兩個不同的犯罪意思所犯下的兩個罪行,依罪責原則之下,數罪行應數罪併罰。然而,檢察官可否因為殺人罪已求處死刑,所以對於強制性交罪刑期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言認為無實益而不上訴呢?這樣的判斷,恐怕值得商榷!

閱讀更多文章
【馬英九教唆洩密案最終審理】馬英九強調:「我沒罪」!
【太陽花行政院案】被判定為領袖的魏揚,是「煽惑」還是「人民自覺」?
【0215浩鼎案開庭實況】台灣國際學術地位與被告逃亡可能,孰輕孰重?
【0209、0210味全油品案二審開庭實況】味全油品案最終站!13.5小時審理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