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專題 > 淡水狼父 > 事後諸葛 > 用統計學來取代證明犯罪的舉證責任!

用統計學來取代證明犯罪的舉證責任!

hammer-620011_1280

【檢調謬誤】濫用統計學去推論犯罪事實

「一事不再理」之原則是程序法上的概念,在刑事訴訟上,係指就人民同一違法行為,禁止國家為重複之刑事訴追與審判,若重複告訴,檢察官應為不起訴處分;重複起訴則由法院為不受理判決。

檢方起訴書中指出,許川為逞其獸慾,竟自2006年某日起,至2011年9月14日「前」之某日,並另依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對被告實施測謊鑑定之結果等,亦足見許川曾對被害人強制性交至少四次以上,而以每周至少兩次頻率作為計算許川性侵A女次數。

原承辦機關士林地檢,不只在起訴犯行的日期搞烏龍外,高院因證據不足,僅判許川第518次性侵A女有罪,高院檢察官以許川因殺人罪被判死為由,竟決定不上訴,致使517次性侵案無罪確定,檢察官未善盡其責應上訴而未能上訴,是使許川517次性侵案獲判無罪確定之關鍵點。

且最高法院於2015年二月底以「訴外裁判」撤銷性侵判決,並諭知另行起訴第518次性侵,但士林地檢署在接獲最高法院有關訴外裁判的判決書後,竟漏未另行分案,追究許川該第518次性侵罪責,檢察官直到半年後媒體猛烈抨擊之下,才另行起訴許川第518次性侵,實屬嚴重失責。

閱讀更多文章
【0419頂新越南油二審開庭實況】檢察官竟將無關的另案卷證列為證據!舉證責任何在?
馬英九被控洩密,當庭宣稱:「我無罪!」
【0414樂陞案開庭實況】檢察官內部溝通失靈!公訴檢察官竟不知有併辦意旨書!
【太陽花立法院案】台灣首次以「公民不服從」作為「超法定阻卻事由」之刑事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