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白皮書 > 司改從小處著手:改善偵查庭佈置、檢察官掛上名牌,結案書類要公開

司改從小處著手:改善偵查庭佈置、檢察官掛上名牌,結案書類要公開

shutterstock_403286692

文/高宏銘(執業律師、法操共同創辦人、曾任彰化和新北地檢署檢察官)

應該很多人看過木村拓哉主演的「HERO」電視劇,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在該劇中,日本檢察官都是在辦公室訊問被告或證人,這一點和我國非常不同。

在我國,檢察官一般都是在偵查庭中進行對被告或證人的訊問,偵查庭的佈置和法院的法庭很像,檢察官坐在高台上,然後書記官和法警坐在檢察官前方下側,再來,就是被告或證人應訊的地方。

從這樣的佈置,可以看出,在偵查庭上,檢察官高高在上,俯視受訊問人。如此的佈置,或許是要強化檢察官的權威感,好讓受訊問人服膺。可是,這樣的佈置,也突顯出檢察官和受訊問人的距離感,而這樣的距離感,真有存在的必要嗎?

同時,如果在偵查庭上仔細看,可以發現:檢察官前面的牌子只會寫上「檢察官」三字,但到底是哪位檢察官呢?實在不知道呀!在法庭上,公訴檢察官前,也是一樣的情形。可是,如果各位有注意,就會發現,法庭上法官前面一定會掛上載有姓名的名牌,好讓法庭上的人都能知道在前面的到底是哪位法官。

那麼,為何檢察官要這麼神秘呢?難道是製作名牌太貴嗎?或是有其他原因呢?法官都可以掛上名牌,檢察官又有何理由不掛名牌?說句誇張一點的話,如果在偵查庭上,覺得檢察官行為不當,例如開庭態度過兇,民眾就算想陳情,或聲請評鑑,可能根本都不知道從何做起?因為連到底是哪位檢察官都不知道。

接著,大家應該都知道,法院判決,可以在司法院的裁判書查詢系統中查詢到。可是,檢察官結案的起訴書、緩起訴處分書和不起訴處分書等書類,通常就只有案件當事人才會拿到,一般大眾很難查詢到。

但實在不知這樣不公開的做法,有何重要的考量?偵查程序結束,應該就無所謂偵查不公開的問題,而公開讓民眾查詢檢察官的結案書類,對法治教育也一定有明顯幫助,也能讓社會大眾來檢驗檢察官,了解執行職務有無盡心盡力。

司法改革,就該從實事做起,改變偵查庭的佈置,不強調官對民的權威;檢察官掛上名牌,讓民眾能輕易知道到底是哪位檢察官在執行職務;公開檢察官結案書類讓社會大眾查詢,好讓國家主人的人民,可好好檢驗:有沒有哪位領人民稅金的檢察官,沒有盡心盡力辦事。

這些或許是小事,但這些小事,就可以讓人民對檢察官和檢察體制有不一樣的感受和認識。司法改革就該從此開始,才是貼近人民的司法改革。

 

 

延伸閱讀:

【大法客來上課】台灣偵查庭:應該要很有用的螢幕!?

【大法客來上課】台灣偵查庭:不知道名字的檢察官

【大法客來上課】台灣偵查庭:不合理的上下階級佈置

【法操小教室】檢察官的偵查庭

 

 

閱讀更多文章
司改缺你不可!將「法庭直播」送入司法改革國是會議
連署支持「法庭直播」!讓恐龍無所遁形!
《法操》2016司改總體檢:小英,請妳聽我說
寫在前面:法操對台灣司改的期許